看看我們遺落在菜園的童年!

離我家二里地的地頭,有一口年輕的水井,水井被井房圍著,朝西邊有個剛夠一個人進出的鐵門,時常鎖著,出水量時常供應不上所需澆地的水。水井四周的地裡種的都是菜,不是各種各樣的五花八門的菜,而是適合中國西北方氣候的時蔬。一年中的春天到深秋,菜園方圓幾里地也跟著從鬱鬱蔥蔥,馥郁芬芳,五彩繽紛,蝶蜂亂舞到果實累累。一年又一年演繹著農人們的付出與收穫,也使我們一群小伙伴在實實在在地大自然中度過了愉快而難忘的童年時光!
菜園四周的菜地裡種的都有西紅柿、黃瓜、南瓜、北瓜、西瓜、豇豆、豆角、秋豆角、洋蔥、向日葵、辣椒、葫蘆、梨瓜和指甲花等等。在菜園的附近我家有兩塊很相近的地,自然我家種的菜也就多一些。通常爸爸在兩塊地裡換著種西紅柿和西瓜,西瓜地裡再零星的種幾棵鶴立雞群的指甲花,等到秋季花開的時候,傍晚我們就把開了花的指甲花拔回家洗乾淨,用刀切碎和些許明亮的明礬混在一起,搗碎,晚上睡覺前放在手掌大的樹葉子裡,再把每個手指頭放進去讓指甲要靠著搗碎的明礬和指甲花,最後奶奶用做針線活的線紮紮實實的一個個像包紮傷口一樣紮好。然後,我們就帶著對小小的指甲第二天一大早會變成熱烈的紅色而入夢,或許那也是我們幼小心靈中憧憬的指甲油吧。第二天,每隻手的手指頭和指甲統統變得和昨晚睡覺前想像的一樣紅,這是童年小小的樂趣之一,謝謝爸爸讓我們在西瓜地裡種好看的指甲花,讓我們指甲上塗了別樣的無害的安全的指甲油。
那時候我總覺得爸爸種的西紅柿是世界上最好吃的西紅柿。因為爸爸每天一大早在自行車後座的兩個竹竿框裡會裝滿兩大筐我們挑揀好的覺得能買上好價錢的西紅柿。到了中午快吃飯的時候,爸爸帶著兩個空筐子就回來了,因為西紅柿被賣個精光。爸爸種的西紅柿和其他人種的其實也沒什麼兩樣,就是施的肥不一樣。春天西紅柿苗還沒有結果的時候,爸爸就用我們家自己的菜籽榨油,用榨油剩下的油渣當肥料施給西紅柿苗,讓它們在最重要的成長階段享受不一樣的營養。就是這個原因,我們家的西紅柿吃起來就與眾不同,酸酸甜甜,掰開是晶瑩剔透亮晶晶的沙瓤,看了就流口水。就因為爸爸種的西紅柿好吃,也就把我也給慣壞了,每天吃的飯少,西紅柿卻從來是當仁不讓想吃什麼樣的就吃什麼樣的,就連爸爸挑揀出來的又大又紅又圓又漂亮又飽滿的都不放過,而且這些也能賣上好價錢,我和哥哥的學費也指望它們哩。但爸爸從來沒有因為這打罵過我,每次都是笑笑便就去忙了。我想這就是偉大的父愛,如山的父愛,他創造的一切的勞動果實就是為了自己的下一代,那時候爸爸能給我們的零食就只有這些,我們很滿足很快樂的成長著,所以爸爸就笑了。
那時候菜園方圓那幾里地種蔬菜的人家其實不多,也就那麼七八家,怕有的人糟蹋勞動果實。所以,每家就在菜地的盡頭用適中的木頭搭個簡易的的小房子,把家裡的被褥拿過來晚上睡在裡面看著,提防著。因為,大家都不富裕,都想利用自己辛辛苦苦的勞動果實換取更好的生活,供下一代好好唸書,不再這樣面朝黃土背朝天的汗流浹背,過更好的生活,天天睡個安穩覺。那時候我和哥哥的學費都是爸爸和媽媽這樣掙來的,每年開學時去叫繳學費我們都是拿著零星的幾張大鈔和多數的毛毛錢去的,雖然有的人看不起我們的毛毛錢,但是我們依舊在理直氣壯的好好讀書,直到我們相繼上了大學,他們的眼神中流露的卻是艷羨,說話的語氣都變得令人不可思議,這就是對我們刮目相看的結果。
菜園前面有一條路,路的兩旁都是種蔬菜的地。一到防暑假的時候,我們這群家裡都有種菜的小伙伴,便每天相約一起來菜園看自家的蔬菜,一起玩耍。菜園就是我們童年的天然樂園,有吃有喝,而且都是純粹的綠色安全食品。哥哥的年齡在我們中是最大的,那時候他已經上小學四年級了,他一直想學自行車,家裡有兩輛自行車,一輛是爸爸每天要騎去賣西紅柿的那輛,紅旗牌的破爛不堪,沒有閘,上面的漆早已掉的七零八落,好多地方都生鏽了,要不是爸爸一直騎得話,它可能早就成一對廢鐵了,聽媽媽說那是爸爸買的二手貨。如今爸爸不在了,那輛自行車還在院子裡孤單單的立著,風吹雨淋日曬,更加生鏽的都不成樣子了,我們都捨不得當廢鐵一樣處理掉。每次看見它,都感覺爸爸還在一樣。另一輛自行車是飛鴿牌的,和爸爸的那輛一個樣子,和現在的自行車比較起來是老式的笨重的二八加重自行車,但是是新的。聽媽媽說這是我剛滿周歲的時候二姑夫送給我們家的。爸爸一直都捨不得騎,哥哥就一放暑假去菜園的時候都要把它推過去,在那條兩旁都是野花和青草的塵土飛揚的路上,旁邊的水渠裡是汩汩流淌的水流聲裡,每天一個人練啊,練啊就學騎著車子,回家了,又騎著車子來菜園了,接著我就做坐在他的自行車的後座上,後來他就這樣騎著這輛自行車騎過了它的初中時代和高中時代,直到去了市裡上大學為止。
菜園是我們成長的樂園,隨著我們漸​​漸的長大,菜園卻慢慢道出了我們的記憶,因為各自的原因我們也很少去菜園回味我們童真無邪的快樂童年。
如今的菜園像是一座荒廢的古城堡,突兀且無聊的立在田野中央。水房裡的水井已經乾涸,抽不出一點清澈甘甜的水流。井房的鐵門和鎖子都已是斑斑鏽跡,似乎在訴說陳年往事。現在每次去地里幹活,經過菜園,都能想起我們再也回不去的歡樂童年!我們都已長大成人,都在忙著各自的生活、事業和家庭,有的遠在他鄉,誰還能記得回去再看看菜園,看看我們遺落在菜園的童年!憂愁

自由
人生
希望
間化
會突
木棉花
一個
曖昧
自我介绍

simpleamy

Author:simpleamy
欢迎来到 FC2 博客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