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然想你时刻的心情

我總覺得有時候有些東西就是命中注定的。我還是把自己藏在任何人都觸碰不到的地方,卻渴望有人可以去擁抱。妳說的話我都記得,只是卻怎麽也做不到。內心的貪婪永遠是最毒的枭。妳是怎麽也明白不了的。妳永遠也不會知道莫斯科的外郊壹直都是我壹個人站立著。這是我壹個人的秘密,所以我永遠不會讓妳知道,直到有壹天我有足夠勇氣,妳知道的我在竭力積攢的勇氣。是的,我還是依然想妳,這壹直都是我時時刻刻的心情。可是妳,妳永遠都不知道。

任性到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任性。妳生氣了,我只能這樣說,僅関熷姠因爲我也不很確定妳是否在生氣。有些問題壹直存在著,只是我們選擇了暫時的逃避和擱淺它。我也不知道自己有時候在想什麽。想和妳在壹起,可是在壹起時內心卻總有莫名的騷動和焦躁。我還是注定的不能夠壹直歡笑的,是我太悲觀了嗎?當我感覺到幸福和愉悅的時候總會有另壹種感覺--不愉快的事情即將來臨。我又把壹首歌曲單獨循環著,這依舊是我的秘密,我誰都沒有對她講過。現在我也不知道該站在誰的舞台,聽誰的對白。那些都是別人的,哪句台詞屬于我呢?妳是不是還不知道,我壹直在門外,看妳的來去過往,只是妳把我當作了過客,我說:這是壹個美麗的錯誤吧!那馬蹄還在揚長之外,怎麽也走不出的圈,有妳和我的……還是的吧,妳不懂,可我沒有在千裏之外,心裏還是有的。原諒我有的那點虛榮心,這是任何墨也點不到的Ada Choi and 詩妙健

習慣和喜歡是聲近詞吧,我總把那歌詞聽錯:習慣妳,就把我當作妳。我說:喜歡妳,就把我當作妳。好吧,不管是習慣妳或是喜歡妳,我都把我當作妳,這樣妳是不是就會在我身邊。星爺說他的是無厘頭電影,那麽我可不可以說我的是無厘頭文字。她說她讀不懂,可是就不懂吧。我把妳當作戀人還是朋友,她說:不求最,但求有。還是壹直都有吧。我知道我傷了壹個人的心,可是怎麽也彌補不到從前。就像牽手時,心裏再也沒有那份悸動。所以,故事再也不敢講給妳聽。我還是不知道以後的路要怎麽走,當渴望的東西到來時,我有些害怕去迎接它Comelow 姊妹裙

說了那麽多,可是我真的能做到嗎?我真的能夠如願以償嗎?我喜歡妳,就那麽說出口了嗎?遺拾的喜歡,但還不是愛吧。我總說:現在我定義的愛只有親情的壹部分是的吧,我的喜歡還只是喜歡,我真的沒辦法把它晉升爲愛。我可以寫的文字知道,我訴說自己的心情的時候從不違心,哪怕會傷害了某個人。

我害怕自己會變壞,可是我連什麽是壞都不知道。這是不是很搞笑。再沒有妳先前的挂念,我有些懷念。所以我說:妳太貪婪了。是的,我太貪婪了。妳說過的話我都記得,可是我卻把妳弄丟了。我的話妳不會再相信了嗎?有些事情是我心裏太過焦急了吧,是沒有心理准備吧。我會想是我自己把自己的路走盡了,所以就只想做小朋友,連文藝青年也不做了。我把妳放在心上,妳只是把我放進了信裏,這是有距離的。妳是在我心裏,我是在妳的信裏,又被妳“不小心”放在隔壁的抽屜裏,妳只是假裝不知道,還是不知道吧,不知道我時時刻刻想的都是妳,我把它當作我的心情。面刺耳聲浪的時候,我只當妳在懷抱裏。把夢放在夢裏,會不會再孕育壹個新的夢呢?我以爲我們,或者是我可以避而不見,可是已經變成了依賴,我有些分不清楚是習慣或是依賴。我說:我喜歡煙熏的味道,就在指間,不被流水帶走。那骨子裏的點任我怎樣也塗抹不掉,我想:是我們的對白錯了嗎?遺忘它的是妳或是我?臉上的快樂還有直接嗎?右邊是幾個倒影的打坐,左邊是零散流年的禅盤。被偏愛的都是有恃無恐,我的就是不癢不痛的,妳的就是遍體鱗傷的。誰說的,得不到的永遠在騷。

我把夢應該念還是唱給妳聽?想象著都在意料之外,可是驚喜沒有開花。原諒我不是壹個出色的園藝師,因爲我把大把大把的精力都給了唯壹的妳。

我們是不是不該好久不見,也在想象著妳會不會就那麽突然的出現。天橋邀我去看風景,妳呢?要不要壹起呢?我們站在街角吟唱《街角》:愛上重疊的軌道,愛上靠窗的街角,愛上直角的奇妙,愛上交叉的擁抱。人行道上鋪滿瓜蒂的青草香,沒有誰的時候夏天我才更思念,妳是不是知道呢?我把壹段又壹段的文字鋪在斑馬線上,這樣妳走過的時候會不會就能夠看得到?那是最簡單的字眼,妳會讀懂的,也只有妳能讀懂的。就像當初妳在信裏說:只有妳能讀懂。可是妳卻說妳讀不懂我。我想起妳說過的在堤岸上呼叫我的名字,我知道我走後妳那樣尋找過我。可是現在我連妳在哪裏都不知道。

妳的壹句“我好想妳”卻讓我留戀了好久好久,我說的妳是不是忘了我好久。我也不知道爲什麽就這樣的把有妳的記憶都拎了出來。看過去的照片,我覺得我老了,老了好久......好久.....我說呢:該把妳的手牽還是放。我始終不願意做的角色還是做了。誰是誰的影子,誰的脾氣還是依舊暴躁,誰遇見了誰把誰戀。

有些路在向後延伸,妳是不是又讀不懂了?擁抱著妳哭,那還是笑的。我習慣了難過妳的難過,悲傷妳的悲傷,這樣會不會有些沒有出息?妳又會不會嫌棄我?我想著的沒有人會懂吧,所以我都是壹個人在唱《瘋人願》。

現在的文字有多少攝氏度,妳有沒有測量過?我怕衣服上褶皺爬上了額頭,我怕疑是地上的霜藏進了發絲,所以我把頭發染作麻黃,這樣就不容易被看得出來了吧。夜已深了,電視還沒關,演著劇中人的悲與喜,誰是誰的導演,我的下壹部戲又將如何讓上演......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绍

simpleamy

Author:simpleamy
欢迎来到 FC2 博客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