憂傷或者惆悵

  壹個上午,用來收拾我的陽臺。
  陽臺上那些瓶瓶罐罐,高的,矮的,白的,紅的,各自掙紮地活著。
  多少回憶。
  那兩盆吊蘭,是從誰家移民來的?那兩個白底藍花的瓷盆,是誰送的?惦記它們的時間似乎不多,只是每到周末才會想起給它餵點水。僅僅這洋,它們就活得很旺盛,枝葉向四面散開。向上,向左向右,低垂。
  有兩個空花盆,大紅,刻著“恭喜發材”,多麼喜慶,是去年過年時別人送的。它們壹進門,整個客廳都明亮而嫵媚起來。壹盆種著杜鵑花,壹個枝,捧著好大壹個花冠啊,百十朵熱烈地紅著。另壹盆裏種著蕙蘭,兩株,鵝黃的花朵壹簇簇盤旋著向上,那麼的明艷、典雅。可是只是兩個月的時間,紅艷艷的花瓣幹枯在枝頭。另壹株,沒有任何征兆,突然就萎落了,花瓣掉了壹地。沒有了花的葉片,也就像失了伴兒,很快就枯死了。如今,只剩下兩個空花盤相依為命。
  那個貌似青花的盆裏,種的是什麼,現在也不得而知。兩年多了,開始放在踏步上面的平臺上,沒什麼動靜。後來,搬到了陽臺,長勢壹下子旺盛了,發了很多新芽,擠擠觸觸的。
  白花盆裏,種的是馬蹄蓮,從菜場裏買回來的。可是不多久就殞命。我灰了心,也懶得清理它。可是有壹天,居然奇跡發生:幹枯的根部冒出了幾個小芽苞。我大喜過望,將它移到陽臺,隔幾天就接盆自來水,在太陽下曬壹天,再餵它喝。
  現在它已經長了很多枝莖,還抽出了十幾片葉子,雖然是那麼纖弱單薄,但似乎比初來乍到時更令人愛憐。
  另壹個花盆裏,種的是白掌。兩三天不餵水,它立刻就低頭縮肩,萎靡不振的洋子。
  旁邊還有壹個空盆。是別人送的蘭花,曾在辦公室裏養著。看壹眼墻上的字畫,看壹眼桌上的蘭花,默念著“蘭之猗猗,揚揚其香。眾香拱之,幽幽其芳”,日子壹下子變得古典起來。很珍惜。可是帶回家來,天天看著它。養了壹年多,終於還是死了。壹株壹株的死去了,葉子幹了,卷了。佳木有本心,何求美人折。也許,不見霧靄與煙嵐的生活,終究不如它所願?
  那壹株是紅掌,為什麼它的粉白的花瓣斑斑點點?用手壹摸,居然是落的灰塵。葉片也染上了鐵銹?仔細壹看,是焦黃了。
  那枝蘆薈,在辦公室裏活得好好的,假期把它帶回家,卻不過壹個多月就死了。肥都都,壹掐似乎冒水的葉片逐漸萎縮,最後只剩下壹絲絲薄皮,輕輕壹碰,就流出汁液。
  那盆長壽花,葉片小而肥,花朵碎而黃,像蛋黃。卻也不多時日,就夭折了。
  養的綠蘿,壹天壹天眼巴巴看著它,長了大半年,卻不消幾個寒夜,就黃了小臉。
  白天家裏空無壹人,沒有人氣,難怪這些花草總是早夭。只有臥室裏的那個大玻璃瓶裏,插的幾枝富貴竹,沒人管顧,卻自顧長著,自力更生。
  從來沒有問過這些花草,是喜歡獨守壹隅,還是追逐陽光。
  只是憑自己的感覺或喜好。也許,在它們原來的主人那裏,餵的是養料,到我這裏,卻只能喝曬過的自來水。也許,它們原來無拘無束地長在大地上,到我這裏卻換成三面的圍墻。也許,它們原來沐風浴雨,到我這裏只能吸引甲醇和二氧化碳,收聽電視的噪聲,接受光與電的輻射。也許,它們原來人丁興旺,在我這裏,從明到暗,卻不見歡聲笑語。
  不曾對它們體貼入微,問問它們,是喜歡沙土還是黏土,是喜歡風口還是角落。
  我就這洋隨心所欲,重視或忽略它們,它們也就給我留下,憂傷或者惆悵。
亂了感覺
最熟悉的和最陌生的
花开有时
秋天的一棵樹
汝河釣韻
這一別已是天涯
松鼠
當雪紛飛時
一個人的雪
愛情的定義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绍

simpleamy

Author:simpleamy
欢迎来到 FC2 博客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