顫顫悠悠的韻腳,顛撲不破地給人以安適自在

  我認識的夜有兩種。壹種是皎皎夜,月光如泄,天高雲淡。想看什麽看什麽,想怎麽看就怎麽看。眼睛是自由的,也是豐饒的。另壹種是雨夜,雲纏霧繞,朦朦朧朧。眼睛是閉塞的,但心思是明朗的。均勻而有規則的雨聲,能扯起這樣那樣的念想,甜的,澀的,緩緩的,又烈烈的。由得了人,卻由不得時間。
年輕的那會兒,我喜歡浪夜。好奇貪婪,可以睜大眼睛看世界。現在不行,上歲數了,記東西太累,不愛去看,喜歡想。用不著眼睛,只要心思活著就行。耳朵裏多少有點聲響最好,既可以因此引起聯想,還可以借雨聲掩飾自己的澎湃之音。所以,在睡不著或者睡醒了的那壹陣,就不再去找月暈,不再去著意觀察樹影的婆娑,而只是瞇了眼臥聽那喃喃的雨聲,並樂意在那或快或慢的節拍裏死去活來優哉遊哉。
其實我的心思也不是很多。曾經《想雨》《聽雨》《看雨》壹系列文字,早就將那寸寸想法斑斑情結悉數抖晾。記憶的內存本就那樣大小,刷新100遍,也還是那麽些文件。而且,隨著時間的增加,有些文件都已經不可用,無法再任意打開。所以,我就總覺得自己很貧乏。雖然經常著意累積細細的心思,也雖然覺得自己還過得充實走得快活,等步子壹慢,回頭壹張望,才發現腳的印跡仍然影影綽綽。提起筆,斷斷續續拾些記憶的碎片,壹開始總是覺得彌足珍貴,但想著想著,卻就不知那是哪了。
當然,喜歡雨夜也不是專為了想心思。閑麻煩可以假寐,甚至可以假死。什麽也不想,將大腦的回收站清空。就那樣毫無目的毫無意義地傻著。呆就呆唄,只要做到心靜,也沒有什麽不好。閉目養神還不是就求壹個無雜念無折騰?
好在想是動態的,不壹定非要想哪壹頁哪壹處。四十余年,走過的路已經好大壹截。隨便那壹段,都可以與日子連起來。親情友情愛情以及玩伴們之間的亂七八糟成人們之間的家常裏短,都是日子的原味,都是能夠品讀和回想的。那樸實的腳步,就像面條壹樣實在,大口大口裝在肚子裏,就飽了就精神了。不需要任何修飾,不需要任何精挑細選。由著心,走哪兒算那兒。就壹個雨天雨夜,曾經雖然也演繹了多少的躁動和不安,留下了許多青澀而咋口的回味,但事過景遷,除了徒增幾分對流年的感嘆外,還能有什麽,還能怎麽樣!
冒進是孩提時代的主旋律,不安分是走進青年以後的行為特征。磕磕碰碰,跌跌撞撞,拐拐彎彎,迷迷糊糊。壹寸寸的日子就那樣滑到了身後。孰是孰非?哪對哪錯?無法說得清楚。過就過了,大家這樣我這樣,大家不這樣,我也這樣。光著膀赤著腳餓著肚的記憶永遠猶新。泥巴裏嬉笑,艱難裏爭高低的野性,引導了我的長大。幾十年恍如昨日,昨日又總是細細長長。含辛茹苦,忍辱負重,爭得了什麽?算得出的賬目就是每天的兩頓飯確實用了,再就是自己也確實大了老了。身前身後,還能有什麽?什麽也沒有!
雨聲總是柔軟。顫顫悠悠的韻腳,顛撲不破地給人以安適自在。迷離在尋不到自己的空隙裏,糊裏糊塗地陶醉在壹種空靈之中,我們都會覺得很累很累。這才是生命的本真。要強是什麽,是壹種做作;失敗是什麽,是生活的真正景觀。
回首昨天,我們的做作實在太多,仰望明天,面臨的失敗又何止壹二!天累了,會扯起雨簾,將大地沖個透徹,我們累了,只會躺在雨聲裏,呵欠連天!
不管是秋還是春,我就覺得雨夜最好,就喜歡躺在雨聲裏糊裏糊塗地被陶醉!heart walk freely...... song all smoke and for whom? reserved for memory.... The belated happiness Tongue get cool Floating dust past pure state Do you still remember me? The most beautiful time Vermilion ink dance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绍

simpleamy

Author:simpleamy
欢迎来到 FC2 博客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